“农业无人机”飞不进科创板,极飞科技撤回IPO申请

5月5日,上交所官网信息显示,广州极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极飞科技”)的科创板IPO申请被终止,原因系4月29日极飞科技及其保荐机构主动提交申请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。因此,科创板“农业无人机第一股”的名称加冕只得暂缓。极飞科技立足于智慧农业场景,农业无人机等设备服务于农业,一定程度上和农业劳动者一样也需要遵循农时。AI落地农业的前景被资本热捧,极飞科技作为该领域的佼佼者也开始对接资本市场,只是突然终止科创板的IPO,这其中又有哪些原因呢?首轮被问询30个问题,招股书质量“不过关”?3月25日,极飞科技中止过上市审核,原因是公司及保荐机构因受疫情影响,无法在规定时限内完成尽职调查、回复审核问询等工作。在这之前,科创板发审委已经对极飞科技进行过一次问询,在审核问询函的回复意见上罗列了极飞科技和保荐机构对整整30个问题的回复,问询问题涉及财务业绩、科创属性、产品、客户、商业模式、股权结构、相关概念等等,几乎涵盖招股书中的所有方面。在问询函的回复中,极飞科技和保荐机构对产品情况、财务情况、经销模式、科创属性等方面做了较大篇幅的描述。并且上交所在招股书的信息披露问题上对以下问题做出了要求:1.按照业务对应的产品类别拆分披露“主营业务收入构成”;2.按照主要产品收入比重合理分配“业务与技术”章节对主要产品及相关行业情况的披露篇幅;3.删除“概览”章节“发行人主营业务经营情况”与“业务与技术”章节“主营业务基本情况”部分的战略性表述;4.精简“业务与技术”章节“行业发展情况及未来变化趋势”部分的披露内容;(5)补充披露出纳个人代收代付款的金额及占比。从上交所的要求来看,极飞科技的招股书中有许多方面的描述都不太清晰。如极飞科技在主营业务的构成中仅将业务划分为智能农业装备、技术服务、其他服务三类,但上交所要求极飞科技按照智能农业装备、技术服务、其他服务3类业务对应的产品类别拆分披露“主营业务收入构成”。在问询函回复意见中,极飞科技才将个产品线的具体收入情况详细公布。上交所在首轮问询中还表示,极飞科技的“重大事项提示”与“风险因素”的相关风险提示部分中对采购芯片情况未做披露。从2022年开始,智能装备制造业多受芯片供应短缺影响,有部分行业甚至因此成本上升、生产停滞。极飞科技主要产品农业无人机中处理器芯片、存储芯片、电源芯片等均来源于外部采购,而这部分采购金额并未在招股书中呈现。根据问询函回复意见,极飞科技称2018年、2019年、2022年、2022年上半年采购芯片的金额分别为1517.24万元、1536.83万元、2768.48万元、8341.47万元,占各年原材料采购金额的比例为5.81%、5.71%、7.37%、15.21%,并且该部分对产品线成本的影响有可能持续一段时间。“农业无人机”飞不进科创板对于科创板IPO企业,市场对其含“科”量是有一定的要求的,极飞科技终止申请又是否因为科创属性不足呢?极飞科技成立于2007年,由创始人彭斌带领着一群热爱飞行的极客创办,之后几年在飞行器和飞控系统上实现了突破,成为国内较早一批无人飞行器研发企业。在2013年前后,极飞科技开始尝试无人机在农业领域的应用,2015年发布了第一代农业无人机。如今,极飞科技的主要业务范围在包括研发、制造并销售农业无人机、农业无人车、农机自驾仪、农业物联网设备等在内的智能农业装备和智慧农业管理系统,并提供相关技术服务。极飞科技成立至今经历了6轮融资,最近的C3轮融资是由高瓴创投追加的超3亿元融资,在极飞科技的C1轮融资中,百度资本、软银愿景基金、创新工场、越秀产业基金等明星机构共同投资12亿元,这也刷新了中国农业科技领域最大笔融资记录。招股书显示,在此次科创板IPO申请前,软银愿景基金的SVF FLY持股12.91%,百度旗下资本佰山投资持有6.15%的股份,高瓴创投管理的JMD HK及珠海纳恒合计持有极飞科技5%股份。从投资的角度来看,极飞科技处于一个具有科技含量的赛道。极飞科技所生产的专业用无人飞行器,区别于主要应用于航拍、跟拍等满足消费者娱乐需求的消费级无人机,性能要求及制造成本一般高于消费级无人机,搭载专业任务载荷,产品以作业能力、作业效果为关键。根据科创属性评价标准,极飞科技的各项指标也符合科创板IPO的定位。招股书显示,极飞科技在2018年、2019年、2022年、2022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3.22亿元、3.57亿元、5.30亿元、4.69亿元,在2018年-2022年三个完整年度的营收复合增长率为28.39%。在研发投入上,极飞科技在2018年、2019年、2022年、2022年上半年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 4884.82万元、6947.43万元、9735.84万元、8130.71万元,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5.18%、19.49%、18.36%、17.35%,截至2022年6月30日,极飞科技研发人员共计527人,占公司员工总人数比例为38.47%。此外,截至2022年7月23日,极飞科技拥有已授权专利1305项,拥有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228项。极飞科技在2022年11月22日递交招股书时引发了不少热度,故有“科创板农业无人机第一股”之称。极飞科技从递交招股书到撤回IPO申请,间隔还不到半年时间。越卖越亏,极飞盈利能力或成上市首要考验极飞科技于2013年正式进入农业科技领域,是最早将无人机应用于农业生产场景的公司之一。极飞科技以农业无人机为切入点,其产品已经覆盖农业生产中耕、种、管、收各个环节,通过软硬件结合的方式,逐步形成了“全面感知→智能决策→精准执行”的智慧农业生态闭环。不过,极飞科技的产品还远没有形成规模效应,前期的研发和推广成本还无法被消化,亏损仍是当前状态。招股书显示,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,极飞科技农业无人机已被应用于全国近2000个区县。招股书显示,2018年、2019年、2022年、2022年上半年的净亏损分别为689.40万元、3960.55万元、5983.23万元、8555.84万元, 2022年度受全球芯片及大宗商品涨价的影响,极飞科技全年亏损同比可能有所扩大。主要产品农业无人机的毛利率分别为35.48%、41.24%、37.86%和15.94%,产品定价的不断下降以及原材料成本的上升,极飞科技农业无人机的毛利率水平是低于行业均值的。产品卖的越多、亏得越多,盈利前景成为极飞科技上市的最大障碍。受到研发投入和推广成本的不断增加,以及农业无人机外的其他产品线规模效应尚未完全实现的影响,极飞科技仍未实现盈利,截至2022年6月30日,极飞科技累计未弥补亏损为2.24亿元,还有可能面临持续亏损的局面。极飞科技招股书中预计未来2年左右实现盈亏平衡。极飞科技根据当前经营情况对盈亏平衡点进行了模拟测算后得知,总营收需要达到11亿元,毛利率需要达到42%,才能达到盈亏平衡点,主要产品农业无人机则需要营收达到9亿元,销量达到22000套。对于极飞科技来说,农业无人机是其目前最重要的营收来源,2018年、2019年、2022年、2022年上半年,极飞科技来自农业无人机的收入占比分别为67.79%、66.14%、71.17%、71.83%。极飞科技以农业无人机切入智慧农业,这就意味着其产品线中不能只有农业无人机,只是来自其他智能农业设备的收入占比太低了,并且还达不到规模效应来降低成本。到2022年上半年,极飞科技的产能利用率达到了92.78%,提高量产能力已经迫在眉睫。招股书显示,极飞科技募投的“数字农业智能制造基地项目”建设完成后,可实现年产50000套农业无人机、5000台农业无人车、5000套农业机器人、4000台农机自驾仪、4000台遥感无人机、4000套农机轨迹记录仪以及2000套农业物联网设备的生产能力。从竞争情况来看,主要的农业无人机领域中,极飞科技在招股书中将大疆作为同行可比公司。相对大疆来说,极飞科技的业务布局只是大疆无人机的其中一个应用场景,自身当前的优势产品只是竞争对手的一个分支,虽然一开始都是做飞行器出身,但极飞科技中途转向了农业领域。2015年,极飞科技发布第一代农业无人机,2016年,极飞科技推广P系列植保无人机,同年,大疆跟进发布了第一代MG系列植保无人机。在极飞科技拓展市场依靠的是在农业无人机服务领域的专业型,大疆在无人机领域的拓展依靠的是在消费级市场不断积攒的口碑。根据Frost & Sullivan的报告,中国农业无人机企业市场规模在2022年达到12.77亿元,大疆与极飞科技的合计占比达到了92.41%,极飞科技占据整个市场份额的37.59%,市场排名第二。极飞科技等无人机同行一直活在大疆的“阴影”之下,“夹缝中生存让”极飞科技的持续成长信心受到一定的消磨。尤其是在海外市场,2022年上半年,极飞科技主营业务来自海外的营收占比为4.08%,智能农业设备在海外只有少量销售。依靠在农业领域积累出的优势,得到了股权融资。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2年6月30日,极飞科技货币资金10.75亿元,其中银行存款9.62亿元,可见其现金流较为充裕。虽然还未实现盈亏平衡,但截至2022年上半年极飞科技账面上目前还不缺资金。极飞科技的额首要任务还是扩充产能,其拟募资15亿元用于主营业务的扩张,只是拟募投项目竣工时间还要等3年后,3年后的市场又会发展到哪种程度呢?